两位管理大师的会面 通用汽车斯隆和德鲁克

上个月辞世的彼得·德鲁克在1943年与艾尔弗雷德·斯隆初次见面。那次会面的成果是两人都写了书,而且很可能是最有影响的两本管理学教科书———德鲁克的《公司的概念》(The Concept of the Corporation)和斯隆的《我在通用汽车的日子》(My Years at General Motors)。

除了聪明才智和对企业的深厚兴趣外,两人几乎没什么共同之处。斯隆是来自布鲁克林的企业家,通用汽车的创始人比利·杜兰特收购了他的公司,但杜兰特无力管理这家业务广泛的企业,这让公司股东感到不耐烦。

雄心勃勃的斯隆很快就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在他的领导下,通用汽车超过福特,成了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企业。他还推迟退休,领导通用汽车为美国的战事贡献余热。与德鲁克会面时,斯隆已是68岁高龄,为人孤僻,不大起眼,对话要靠一个大助听器。

当时,德鲁克年龄只有斯隆一半,其父是哈布斯堡王朝的高级文官。他所生长的环境,正是历史上知识界最为活跃的一个时期。但到1938年,纳粹冲锋队进军维也纳时,奥地利的顶尖知识分子大都已经逃亡,德鲁克得到了美国佛蒙特州一所本科院校Bennington College的职位,所以迁往美国。

德鲁克与斯隆的会面,是由通用汽车首席财务官唐纳森·布朗安排的。布朗曾创造出周密的流程,使有效经营通用汽车这样规模的企业成为可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福特汽车在其创始人生命的最后岁月里一团混乱,布朗想让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

斯隆对这件事没有多大热情,但还是投入其中,他给了如今的商学院教授所谓的“准入”,当今的教授只能梦想这种程度的准入———通用汽车付给德鲁克薪水,德鲁克会与斯隆一道出席会议;他们会一起退场讨论出现的问题。

德鲁克提议写一本书,以便确定研究的中心。但当时德鲁克、斯隆、通用汽车的高管和大出版商全都认为,这样一本有关企业内部运作的书没什么市场,这在今天是难以相信的。《公司的概念》第一版,由鲜为人知的Transaction Publishers出版。

《公司的概念》成了畅销书,但它的内容和主题,都不是斯隆和布朗事先设想的。德鲁克和通用汽车都明白,斯隆和他的团队创造了现代管理准则。他们的组织结构,不像通用汽车之前的大型企业那样,依赖绝世天才的灵感或是效仿军队的等级制度。通用的这些制度依赖职业经理人的技能,相同的技能可以从律师、医生或公务员身上找到:聪明才智、专业知识,以及对职业而非个人目标的投入。

虽然通用汽车想关注这些发展对企业管理的意义,但德鲁克最关心的是,它们对社会组织所造成的后果。因为专业化管理的公司是一种新形式的机构。

斯隆和布朗希望描述公司的职能,以传给他们的继任者;德鲁克希望研究这种机构的责任,以及是什么让它拥有巨大的合法权力———这些是他的雇主不太愿意提及的问题。通用汽车因此对德鲁克的书未加重视。

怎样最好地经营一家多部门大型企业?企业在社会中的适当角色是什么?这两个问题至今仍有现实意义。但通用汽车再也没有采用斯隆和德鲁克的智慧火花,斯隆团队那种似乎反理论的主张却正成为现实;在此后的50年里,是通用电气(GE)而非通用汽车,在实践中引领了管理新原则的发展。

在《大师的轨迹:探索德鲁克的世界》(机械工业出版社2006年1月版)的第四章《深入通用汽车公司》中,作者杰克·贝蒂详细记载了这次会面,以及德鲁克在通用汽车公司的调研经过。贝蒂强调,斯隆的正直、榜样管理以及对管理者自身的重视深深影响了德鲁克此后的管理思想。